Amethystヾ

所有内容禁止转载。大家注意一下哈。

子青左老师小白福利课,干画法枝叶。(被我画的丑的一批,捂脸。)

【k莫衍生】战枫x九转(九)

到了晚上果然开始下起了雨。

 

房间内,战枫跟九转正在就洗漱是不是应该把头上的银饰摘掉而进行亲切而又友好的磋商。

战枫认为作为同床之人,他有权利要求九转把脑袋上的银饰拆掉,因为他觉得扎人。

“你这一脑袋的东西不拆掉你别想上床。”战枫如是说。

 

而九转持反对意见,他认为他从出生就是这一脑袋的银饰,不应该拆掉,并且:

“我拆掉绑不回去。”

 

“我给你绑,你必须拆了!”战枫表示很愤怒,毕竟,九转那头银饰是扎不到他自己。但是作为天天起到抱枕作用的战枫与他不可描述的部位天天过着苦不堪言的日子。

 

……最后这场无硝烟的战争以战大庄主全面胜利告终。

 

雨下了一整晚也没有停的迹象,第二天居然开始带上了冰珠子。

上了冻的雨滴噼里啪啦地砸在车顶上,听着格外的热闹。

 

临安城已经下过一波雪了,有些偏僻的地方雪还没有化。雨滴砸在未化的雪上砸出一个一个的小坑。雪结成了冰覆盖在树下的灌木上。九转抓了一把,冻得一个哆嗦。

 

战枫裹紧了他的皮草大衣窝在车里,短短一天的时间天气就大变了一个样。他俩在路上耗去了十几日,一路行来都是晴天,也没觉得多冷,来到这个下过雪的地方才骤然发觉居然已经到了冬天了。战枫撩开帘子看着九转一身单衣在外面浪,冷空气钻进车厢里让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九转回头看着他风寒上火烧的通红的眼睛,眨眨眼睛转了转伞柄。雨珠撞到伞面再飞出去,撒了战枫一脸。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九转笑的前仰后合。

 

“……”战枫唰的一声放下了帘子。

 

“有毒。”战枫皱眉,隔着帘子低声斥道:“你是没见过冬天吗?”

 

“不是啊。”九转眉开眼笑,“我只是没见过又是冻雨又是雪的冬天,你们人界还挺好玩。”

 

路面有些滑,马车行驶的很慢,原本一刻钟就能到的的地方居然用了两刻钟。

马车停在一家客栈的门前,这家客栈的牌匾上也插着那面眼熟的很的旗。

 

“庄主!”林铮已经等候在门前了,“你们怎么这么慢?”

 

战枫掀开帘子跳下马车,林铮举着伞上前,抱怨:“你们比我早出发了两日,居然这么晚才到,若是早一日到不就不会遇上大雨了么……”

 

战枫挥挥手打断了他,“你问他。”他伸手指了指跟在后面的九转。

 

林铮顺着战枫的动作看向九转,只见对方眨巴眨巴眼睛冲他露出了一个乖巧的笑容。

 

“……”

 

拆掉了那头辣眼睛的银饰,九转此时一身黑衣,头发整整齐齐的束了起来,整个人看着就如同哪家不谙世事的公子,单纯乖巧又带着丝掩盖不了的肆意。一时让林铮都看呆住了。

 

战枫:“……”

 

战枫:“……”

 

战枫一挥手揽住林铮的肩,强行给他转了一个身。扯出一抹僵硬的微笑,“怎么样了,让你找的东西找到了?”

 

“……嗷!”林铮这才回过神来,也学着战枫的动作凑近他压低了声音,“没有呢,老大你老实交代,那玩意究竟是救命的还是补肾的……”

 

“……”战枫,“我补你个头。”

 

林铮挣脱战枫的桎梏抢先一步跨过门槛儿溜进客栈,抽出扇子扇啊扇,“唉……这玩意要补肾就惨喽,肯定都被人刨完喽……”

 

“你不是发了悬赏么?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别提”林铮很是心累,“自从发了那份悬赏之后,各店都有人带着花花草草去领赏的,什么狗尾巴草,猫尾巴草,狼尾巴草,普通月见草,染了色的月见草……我真是这辈子的花花草草都在这几天看完了……”

 

战枫:“……”

 

九转:“……”

 

九转:“不急……慢慢来。”

 

林铮大吐苦水:“你们早说啊,我还以为这玩意儿很紧急。”

 

战枫:“是很紧急,但是也不急这么几天,你把悬赏撤掉吧,让属下慢慢找……多留意就是了。”

 

……

 

江湖上最近有这么一则传言,说是青云堂的堂主抽了风,重金悬赏月见草。正在大家都在打听着月见草有什么神奇的功效的时候。青云堂又悄无声息的把这则悬赏撤了下去,也没半点声明。

 

“我们堂主要找那株月见草?啊,是有个美人要的,男的,好看的很。……啊!对了,还有个男的跟他一起呢。”——来自青云城永济庄打杂伙计口述。

于是,一则“青云堂堂主一掷千金为蓝颜,奈何蓝颜心有所属”就逐渐在江湖上流传开来。后来的某一天,战大庄主听闻此事大为震惊,狠狠修理了当事堂主一顿。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因为此时的战枫九转二人,已经又回到了昨日路过的吉安村。

 

城郊比城中要冷上不少,战枫搓了搓手跺了跺脚,裹紧了身上的大氅。路上有个小哥,穿戴的毛茸茸的,挑着两捆柴顺着小径走过来。

九转上前拦下他,“这位小哥,跟您打听个事儿。”

那小哥放下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唉。您说。”

九转掏出一块碎银递给他,“我想问问这附近有位阿婆,家里就她一个人了,手里经常拈着根绳结。”

“嗨”小哥挥了挥手,“不用不用,问个小问题而已。”

“哦,您说六阿婆啊。哎呦,你可不知道六阿婆惨啊,十年前一场大火把她家烧了个精光。她丈夫跟儿子都烧死了。这房子还是后来村中人帮他盖的。”

“哦”九转摸了摸下巴,“这样啊,那你知道这位阿婆住哪吗?”

“那儿——”

九转顺着小哥的动作看去,不远处,山林与村庄交界处有一座小小的房子。“好,谢谢啦。我们去看看。”

战枫也看到了那栋房子,那栋屋子很是规整,但是又透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诡异。

“唉,你想什么呢?”九转拍了拍他的肩。

“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战枫皱眉。

“唔……你说诡异……我好像也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九转扣了扣大门,没人应。

战枫咳了咳,提高声音喊道,“有人么!有人吗!”

二人对视了一眼,突然战枫抬脚踹开了大门。“砰”的一声,门开了。只见屋内凳倒桌翻。老妇倒在地上,胸口插着一柄剪刀,她的手握着剪刀的把手。地上也有一摊血迹,乍看上去像是自尽一般。

战枫蹲下身看了看打翻在地的灯盏,“这可真像是自杀啊。”

“谁自杀前要把桌椅都撞翻的?”

“你看。”战枫从下翻出了一枚赤色的石头。那块石头呈圆形,看着就是一块颜色略鲜艳的石头而已。他把石头递到九转眼前。

九转弯下身接过那枚石头,手腕上链子感应到了它的存在发出悠悠的光芒。

“火灵。”

突然,战枫站起身拔出随身的剑挡在他的身前。

“叮”的一声,三支飞镖撞到了剑身然后落到了地上。

战枫眯起眼睛,“轻羽镖?呵!好大的手笔!”

十个一身黑衣的人冲破门窗跃入室内。来人站定,一手挡在胸前一手摆在腰后,右臂上绑着爪钩,左手攥着柄匕首。

“霹雳门?”战枫嗤笑出声“我道是谁,原来是老朋友。”

黑衣人把战枫与九转二人团团围住,“少说废话,纳命来!”

战枫抬手捣了捣九转的背部,一抬头,冲面前那人说道,“那就看看你有没有本事了!”

说完,战枫与九转同时动手,九转一抬手,一波水珠瞬间以他为中心,向外飞溅而去。那人没想到会有这么多水珠如同暗器一般袭来,一时被迷住了眼睛。接着他就感到手腕一痛。一阵金属相击的声音。再看时就发现剩下的九名杀手都已经躺在地上了,而他筋脉被挑断,兵器则掉落在地上。

战枫收剑入鞘,“哼,回去告诉你们门主,滚远点!”

那人咬了咬牙,纵身而出,逃远了。

 

九转蹲下身,从怀中抽出手帕,抖开,拾起地上那三支轻羽镖。

“……”战枫无语,“你在干嘛?”

九转抬头,一脸无辜,“我听你刚才的意思这玩意儿好像很贵的样子。”

“……是很贵。”战枫扶额,“轻羽镖一只重二两,价二两黄金。”(约手机的重量,用的十六两制。)

“?!”九转一脸震惊的看了看他,然后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暗器,“这么贵的?哪家这么黑心?!”

“……烈火山庄,前任庄主战枫所制……你小心点,上面淬有剧毒,七步封喉……”

“……”九转尴尬,“呵呵,那什么,突然又不觉得这个人黑心了……”

九转转转眼珠,打量四周,试图转移话题,“那个,咱们把这群人埋了吧……”

“……”

……

二人把老人埋在了他的丈夫旁边。

祭拜过后,九转扯了扯战枫的袖子。

战枫回头,“?”

九转伸出手腕给他看,镯子上面已经有了三枚灵石。“它们说要上山……”

“什么?!又要上山!”

……

又开始下起了雪。

城外的山野被皑皑白雪覆盖。冬天总是格外寂静的,天地间少了许多生灵的声音。战枫跟九转两人随着阵灵的指引在后山兜兜转转转了半天,最终找到了一个洞穴,

山洞很是隐蔽,隐藏在一堆足足有一人高的杂草丛中。

杂草枯黄,九转拨开草丛向洞内看去。他视力极佳,黑暗中一双眼睛如同猫瞳一般。

洞内很黑,墙壁上挂满了蝙蝠,看着令人发憷。地上铺了满满的一层蝙蝠的粪便,战枫隔得远远地看到,浑身抖了三抖。

九转回头,“走啊,愣着干嘛?”

“……我能不进了么?”战枫真情实感的发问。

“不能。”九转微笑。

战枫背过身深吸了一口气,脱下外衫举在头上。

二人吹点燃火折子,惊起的蝙蝠在洞中尖叫乱窜。战枫迅速窜入山洞后方。九转叹气,九转无奈,九转默默地撑起结界也飘了进去。

“?”

九转微笑,“走啊。”

“喂,你有结界你不早说?”

“你也没问啊”

……

洞内道路曲折,分叉极多,还有暗河。两人十分艰难地往前走,走了足足有半个时辰,然后被一面墙壁拦去了出路。

“没路了?”战枫走上前,用手敲了敲面前那面墙壁。

九转听着闷闷的响声皱眉。“不是空的?”


【k莫衍生】战枫x九转(八)

    马车停在了官道旁。

战枫抬眼看了看天上黑压压的云,皱眉,“怎么最近这么多雨。”

九转撩开帘子,“你们人界很少雨吗?”

“你们巫族很多雨?冬天快到了,不应该这么多雨的。”战枫摇了摇头冲他说道,“下来吧,咱们今天在这儿歇息一晚,明个儿再进城。”

九转跳下马车,“我们巫族是有专门的雨师的,每当想要雨的时候,圣女与雨师会一同祭天布雨。”

“那还真是一点儿乐趣都没有。”战枫吐槽。

驿站门口早就有人等在那儿了,见二人下马下车连忙迎上来拉过缰绳。

“两位客官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啊?”

“住店。”战枫掏出一锭整银递到小二手里,“一间上房。”

“您二位?一间?”

“对,就一间。”

屋檐下坐着一个老太太。那老太手里拿着一个绳结不停的玩弄,嘴里还在念叨着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九转盯着那个老太太歪了歪头。

“呃……这位客官?”

“小二哥,这位是?”

“啊,这位是附近吉安村的一位阿婆,家里就剩她一个了,人也有点儿疯疯癫癫的。我们掌柜的啊,看她可怜,平时遇到就给她个一食半餐的。这不,今天突然下雨了,她就在这儿避避雨,不伤人不伤人的。”

“哦,是这样啊,你们掌柜的倒是心善。”

“唉,我们掌柜的也是这吉安村的,这位阿婆年轻的时候对人和善,我们掌柜的说了,这邻里乡亲的能照顾就照顾照顾。也不只我们掌柜的,这村里的也都照顾着这位阿婆。”

“那你们这儿风气好啊。”

“嘿嘿嘿嘿,那是那是。客官你们是去大堂吃还是?”

战枫坐下倒了杯茶,“送屋里吧,你看着弄点儿素食。”

“行嘞,您稍等。小的这就去。”

九转坐到他面前,战枫把茶杯推到他面前,“怎么了?门口那老太太有奇怪之处。”

“嗯,他手里拿的那个绳结是绑水灵的。”

“水灵?怎么还用绳结绑着?”

“咳,水金二灵原来被卿尘那个小丫头,哦,也就是我族圣女,带去人界一遭,是用绳编成的网兜兜一起然后送回来的,还编了个劳什子情缘结,我解不开就直接送回阵里了。”

战枫,“……”
他看着九转动作轻柔地把杯子放在桌子上,他敢肯定九转此刻动作有多温柔,当时解不开那个劳什子情缘结的时候内心就有多狂躁……

战枫深刻地意识到转移话题才是此时最明智的抉择,“咳,那咱们明天先不进城?先去吉安村看看去?……不,咱们得先进城。林铮让咱们在临安城里找个地方落脚等结果么。在城外 不好给他传信儿。”

“行,那咱们明天就先进城。不急这一时。”







此时烈火山庄与霹雳门同时收到了一则暗线传来的消息:
有人用一纸印信从永济钱庄提走了两千两银子。这本该由烈火山庄内报销的两千两银子却走得是青云堂的私账,堂主林铮事后更是烧掉了那一纸凭信。

烈火山庄:

“林铮?烈火令?”烈如歌诧异的打量着手中的信纸。

玉自寒抽走了她手中的那张纸,“我看看……”

“呵……看来这人来头不小呀……”

“我们怎么办?要查么?”烈如歌有些为难,林铮是她大师兄的心腹……想到这里她的眼神有些黯淡,是她对不起他大师兄……

玉自寒环过她的腰,“别想了,查肯定不能查,就晾着吧。”

霹雳门:

“烧掉了?”裔浪捏着暗卫送来的信递到火上,“是他吧,是他回来了!!!”

直到火苗舔上了他的手指,他才松开手。他的眼底映着跳动的火苗,冷硬的灰色居然透出来一股子疯狂。

“去查,让暗堂去。”

“若是他……杀。”

——————————————————————————————短小一发,电脑上不去老福特,折腾了十来分钟,心好累。

【香芋】你好大爷。

……

 

“我下午陪你一起。”

 

“?”

 

“下午约了医生。”

 

“哦……”

 

“你怎么了?”于半珊歪了歪头看着他,“怎么不太开心的样子。”

 

“有点不安。”

 

“……你不安什么?”

 

“说不上来。”

 

半珊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不然咱们不去了?”

 

“还是去吧。”他不停歇的啃着盘子里的排骨,“总不能一直这个样子。”

 

……

 

下午三点。

 

于半珊带着甄少祥准时扣响了医生办公室的门。医生已经等在里面了。

 

于半珊坐在门口的长椅上等着医生把甄少祥放出来。等着等着他居然就睡着了。

他突然梦到了年少的时候的日子。那时他们两个刚刚遇上,他是很不待见这个傲娇中二的贵公子的。觉得此人行事乖张,品行不良。再后来这个人就出国去了,说是要好好努力一把,此一去就是好几。

 

后来是什么让什么让两人有了更深的交集的呢?

 

哦,对了。好像是真亿的前任董事长突发心脏病去世的当口,这个人临时从国外回来接手真亿这个烂摊子。

 

那段时间正巧真亿跟致一有合作,于半珊带着郝眉ko两口子进驻真亿,与对方合作一个小项目。就是那时再次见到的。

 

彼时于半珊已经脱去了一身的书卷气。能够老成持重的周旋在一堆老家伙之间了。

 

那天他正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帮他眉哥查bug。真亿的空调开的很冷,于半珊裹了裹身上的外套。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的他的面前。

 

长高了。这就是于半珊再次见到甄少祥的时候脑海里蹦出的第一个念头了。二十五了原来还能再长个子,古人诚不欺我。

 

父亲的去世带给了他沉重的打击,于半珊看着他一洗往日的中二,变得沉默起来。甄少祥天天从早忙到晚,一天工作的时间比他这个白天批文件晚上改程序的人还要长。眼底天天都泛着青色——想必这下没人会觉得他的虚弱之相是纵欲过度导致的了。

 

最终,小甄总的连续加班终止在了他胃出血被送进医院的那一天。病来如山倒,他昏昏沉沉的睡了整整一天,直到第二天晚上。

 

这才是他俩的初遇吧。

 

于半珊不知道在甄少祥眼里是什么样的情形,他只知道自己看到了一个短暂休息之后又变得生龙活虎了的甄少祥。

 

或许是初遇的映像就是在病床上,连带的于半珊都对生病这件事有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

 

于半珊还想要往下想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道熟悉万分的声音。

 

是甄少祥。

 

他伸出手在于半珊的眼前晃啊晃啊,晃得他一时有些错乱。

 

于半珊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今夕是何夕。

 

“……好了?有没有想起来什么……”

 

甄少祥无奈地耸了耸肩,“完全没有。”

 

“呵”于半珊被他的动作逗笑了,“等会得揍他一顿。”

 

……

 

两人也不急着走,并排坐在凳子上。

 

……

 

“喂,我要是一直都想不起来怎么办?”

 

“离婚。”

 

“……哇?不用这么狠吧?”

 

“哼。”

 

“喂,我讲真的,于半珊同志就算我记不起来了,我也会再爱上你的……”

 

“……又土又肉麻……”

 

“你耳朵红了!”

 

“没有!你看错了!”

……

(完结)

 

 

 

 

 


在拼命更新中,不要等,估计要到明天晚上能发出来

阿西吧……我到底写了多少细细碎碎的小片段。

截图纪念,老透明也有破百的时候……感谢镇魂圆了我的梦!

【剧版镇魂】【剧版镇魂】来自我的真正结局(请编剧去xxx)

Ooc是我的,剧版衍生,xjb扯,经不起考究。经不起对比。(简单来说就是:不行,我必须亲自下海补一补我自己心口的伤。)ky的打出去。

———————————————————————————————————————

 

雨后清晨,清新的空气带着丝丝凉意。

    

值夜班的郭长城同志洗漱完毕,抹了一把脸上的水。

他挠了挠鸡窝一般的头发,推开了窗户。

带着甜味的空气涌入,洗去了一室的浑浊。

 

他楚哥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大庆正在沙发上睡觉(猫形)

 

红姐请假回了妖族。

 

林静正在实验室里倒腾。

 

而赵云澜正在办公室里认认真真的批文件。又或者,你可以叫他獐狮。

 

就在这时,有人敲响了特调处的大门。

 

天刚亮没多久,加上光明路四号较为偏僻,街上一个人也没有。所以此时的敲门声就显得特别的诡异。

楚恕之此时已经扯着傀儡线躲在门后了,郭长城蹑手蹑脚的跑去开门。

 

 

“吱呀”一声,门开了。小灯芯探出脑袋往外瞅。

 

外面站着个女人,一身青衣,披着快要及地的长发,她容貌清丽,脸上带着和煦如阳光的微笑,使人见之好感倍生。

“你好。”

 

“呃……你……你好……你有事么?”

 

“我找昆,啊,不,你们赵处长。”

 

“请……请进。”

 

小锅巴,手足无措的把人让进门来,结果他刚一回头,就看见他楚哥深深地皱着眉头看着他。

 

“我我我……楚哥……她她找赵处……”

 

“哼”

 

那个女人跟在小郭身后抿嘴笑了一下。

 

 

小锅巴冲着她“嘿嘿”傻笑了两声,“我们赵处的办公室在里面。”

 

小郭带着那个女人走到“赵云澜”的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赵处,有人找。”

 

“好,等一下。”

 

门打开了一条缝,露出“赵云澜”的半张脸。

突然,小锅巴身后的那个女人伸出手指点在了“赵云澜”的眉心。

她出手速度太快,小锅巴都还没来得及反应。獐狮倒是躲了一下,但是没躲开。接着他就没有了意识。

 

“你你你!!!你干什么?!楚哥你快来!!!”小锅巴扬高了声音,他费力的拖住“赵云澜”的身体,脸涨得通红。

 

只是瞬息的功夫,楚恕之就冲了过来挡在了他的面前。

 

气氛一时剑拔弩张。

 

“感情真好。”那个女人又笑了一下。

随着她笑弯了眼的表情,楚恕之清楚的看到她眼里泛上一层水光,瞳仁收缩了一下又再次舒张开来,居然显现出了一种不同于大部分生物的形状。像极了……祝红的眼睛。

 

“你是?”

 

“嘘……不可以说哦”

 

楚恕之又皱了皱眉头,他退到了小锅巴身边,拖着他,帮他扶着挂在他身上“赵处长”。眼睛仍旧戒备地盯着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凑近了两步,伸出两指从赵云澜的眉间抽出了一丝琥珀色的透明状物,然后她伸出手像是拍着幼童一样拍了拍赵云澜的肩背。

 

“乖哦。”

 

小锅巴看着她,总觉得那一秒钟从她的身上溢出来的气息温暖而又充满生机。

 楚恕之没动。

那个女人又从袖子里掏出来两只泥偶。她把刚刚抽出来的那丝琥珀色的透明状物揉巴揉巴塞进了其中一只人偶里,然后把两只人偶都塞进了赵云澜手里。

 

“多浇点水就会发芽哦”接着她又塞了三只人偶到小郭手里,然后伸手拍了拍郭长城的脑袋,“好运哦,小家伙。”

“我要先走了。”

 

小锅巴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走到沙发边撸了把猫后,悠哉悠哉的出了门。

 

大庆动了动,小声的“喵”了一声,没醒过来,继续睡过去了。

 

小郭跟到门口一看,外面街道上的人已经开始多了起来,而刚才那个女人,走出门后就不见了踪影。

 

楚恕之随手把赵云澜扔在沙发上,回过头就看见小锅巴站在他跟前皱着眉头撅着嘴巴。

 

“楚哥!老实交代,刚才那是谁?她拍我头你居然没有生气?!”直觉告诉他楚恕之知道刚才那个女人的身份。

 

楚恕之挑了挑眉头,冲着郭长城勾了勾手指。

 

小锅巴凑近他,然后就听见按着他肩头凑到他耳边的楚哥笑了两声说道:“不告诉你……哈哈哈哈”

 

“楚哥???!!!”

 

那边赵云澜压住大庆的尾巴,把大庆从睡梦中惊醒。大庆愤怒的冲到他跟前,踩着他的胸口正要左右开弓的挠花他的脸的时候,突然停住了爪子。

他低头凑在赵云澜身上闻了又闻。最后一脸不可思议的张开猫口却发出了人的声音:

“嗯?!老赵?!”

 

 

——————————————————————————————————————可能会有下文,——论沈教授是怎么被种出来的。(再说吧,手头坑太多了)

【k莫衍生】战枫x九转【请假【】请假】占tag致歉

周五请一天假,周一会把字数多多的补回来🙏

昨天镇魂结局看的我难受,状态不对,我得缓两天😭😭😭(╯' - ')╯︵ ┻━┻

【k莫衍生】战枫x九转(七)

    由秋转夏,天亮的越来越晚。一场大雨把战枫跟九转困在了客栈里。

    雨下的又大又急,雨滴打在路面的积水上冲出大大小小的水泡。原本昨日热闹非常的街道竟然变得“人迹罕至”起来。

 

 

    九转是被窗外的雨滴敲击屋檐的声音吵醒的,心情好的时候这种声音叫清脆悦耳,心情差的时候叫聒噪,令人心烦意乱。他的心情还不错,因为他是喜欢雨的。但是战大庄主心情就不是很美妙了。

    他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雨出神。瓢泼大雨总是会让他想起在烈火山庄的日子。不是多美妙。昨日让九转去钱庄提银子只是一个试探,具体想试探出什么,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要穿棉。”九转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他诧异的回头看向他。

  

九转挑了挑眉,“你们人类有些话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嘛。”

 

“自然。”他缓了缓脸上冷硬的表情,“这都是千百年来的经验之谈,虽比不上你们巫族的占卜之术,但是多少还是有点用的。”

 

“这场雨下过想必就要冷很了吧。”

 

战枫皱了皱眉头正要回答他,突然他好像听到什么声音一样一挥手,把房门打开了,门栓应声落地,从外面跌进来个人,显然是躲在外面偷听了很久了。

那人一把扶住桌子,一手捂着膝盖也顾不上捡落在地上的扇子,嘴里大呼小叫道:“啊啊啊,要死要死要死,疼死了。”

 

“林铮?你怎么在这?”

 

对方西皮笑脸的伸出只手冲着九转战枫挥了挥,“庄主……嗨……好久不见啊……”

 

九转握了握拳头,冲着大敞的大门愤声到,“战大庄主!”

 

“咳,你还不赶紧出去。”

 

“哦哦。”林铮赶紧拾起自己的扇子忙不迭的退到门外关上了房门。

 

他站在门外,敲着扇子小声嘀咕,“哎呀呀,我怕是打扰到庄主的好事了……”

 

 

过了一会儿,房间内人人出声让他进去,他才敢有所动作。

只见林铮整了整衣服,把扇子插回袖子里,躬身敲了敲门,这才推门进去。

 

“属下见过庄主。”

“行了”战枫无力的扶了扶额,“就别这么假正经的了,你是怎么找过来的?”

“自从庄主失踪后,属下就申请调来了这青云城,已有两年了,如今整个烈火山庄都归大小姐掌管。”

 

战枫皱眉,“你不留在庄中帮衬着她,调这么远干甚,把你扔在这种偏远之地岂不屈才?”

 

“呵,大小姐自有自己的属下班子,重用我反而不妥,倒不如我到了这个地方做我的小生意,如今整个中原的商会都与我这小小青云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南北行商都用永济庄的凭信。”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脸上扯出一抹得意的笑,“庄主您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胸无大志,您天天让我管着整个庄里的大小事务,还不如把我打发到这种地方来经商呢,算账喝酒又不用费脑子……” 

 

“倒是我亏待你了?”

 

“这倒不曾。只是如果事情能少一点,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人生在世,还是享乐最重要啊。”

 

“你说你结识不少商人?”九转喝过三巡茶,这才刚刚从困顿中缓劲儿过来。

 

“这……”林铮瞥了一眼他家庄主。

 

“见他如我,知无不言。”战枫冲他点了点头。

 

“是,这位公子?”

 

“哦,我是你们庄主的朋友,我想拜托林堂主帮我找株草药。”

 

“嗯?是何种珍惜的草药,林某库房里倒是有不少……”

 

“月见草。”

 

“月见草?”林铮皱了皱眉,“想必不是那种各大医馆都能买到的那种吧?”

 

“没错,我需要的是一株花瓣上带有血色的月见草。其花色月白,带血色如红月,阴年阴月阴时破土,花呢是每年都开的,好找,但是此株交到我手里必须是活株。”

 

“……敢问公子找这株月见草有何用……”

“救人。”

 

“救人?”

 

“救人。”

 

“咳”战枫咳了一下,“你尽管去找就是……是他……我俩的一位朋友,非尘世之人,受了点伤。”

 

“是,属下这就下令让他们去找,同时发布悬赏……只是这位公子的要求是在有点多,从常见之物里找不留意的,想必不是一时半刻能找着的东西。”

 

“无事”九转放下手中的茶杯,“不急这一时。”

 

战枫也放下手中的茶杯,“备驾马车给我们。”

 

他看了一眼九转开口道,“我们两还有点事。”

 

“要去一趟临安……”九转接到。

“是”

“还有,记得赔人家客栈的门栓。”

“……”

 

————————————————————————————————————————————————

下枚两枚珠子在临安。

 

 今天更新,明天看镇魂。=v=